菊樱Sama呐~

劫 回忆章(三)

“江澄江澄!我们一起去蓬莱玩吧!”


“哈?魏婴,你是疯了不成?师尊师父和几位哥哥姐姐都叮嘱过那是个禁地!”


“唉~可那灵气充沛啊!也不知道为什么,个个都说那很危险。”


江澄本想再反驳几句,却直直被魏婴拉上了飞剑


彼时二人尚年幼,不过寻常人家八九岁的年纪,尚未取字,对于外界,更是一幅初生牛犊不怕虎的气势


那蓬莱之地,确是个灵气充沛的地界,可同样的,那邪气也是啊……


“江,江澄,这里,怎么那么暗啊……”


“我怎么知道!?不是你去查的么!”江澄骂道,这地方昏暗无比,哪里像是灵气充沛的样子,若不是石碑上刻印的“蓬莱”二字,他当真怀疑是不是走错了


“我查了啊!可上面明明写,蓬莱,立于天地之交际处,受日精华之沐浴,乃灵气逼人之地,常引鸟兽驻之……”


……


……


……


“江澄……”


“嗯?”


“快走!”


“哈?魏婴你又抽什么风呢?”江澄奇怪道,也微微有些恼,拖着自己来的是他,让他快走的也是他。


“这书说,常引鸟兽驻之……灵气的对立是什么?”


这话说的没头没尾,但江澄还是答道“邪气啊……怎么……”


等等,常有鸟兽,即有灵兽甚至神兽,有灵自有邪,也就是说……


这岛上有凶兽!而且很多!


江澄简直想把魏婴揍一顿,这么重要的事!竟然现在才说


“轰!”一声似雷吟般的声音打断了二人的思续


魏婴猛一转头,一颗硕大的牛头印上人前!


“……夔,夔牛啊!!!”


夔牛 古代神兽之一


《山海经·大荒经》记载:东海中有流波山,入海七千里。其上有兽,状如牛,苍身而无角,一足,出入水则必风雨,其光如日月,其声如雷,其名曰夔。黄帝得之,以其皮为鼓,橛以雷兽之骨,声闻五百里,以威天下。 


传说中国东海上有一座“流波山”,夔就居住在此山之上。夔的身体和头像牛,但是没有角,而且只有一条腿,浑身青黑色。据说夔放出如同日月般的光芒和雷鸣般的叫声,只要它出入水中,必定会引起暴风。在黄帝和蚩尤的战争中,黄帝捕获了夔,用它的皮制作军鼓,用雷泽中雷神(又叫雷兽)的骨头作为鼓槌,结果击打这面鼓的声响能够传遍方圆500里,使黄帝军士气大振、蚩尤军大骇。 


夔与天地同生 世上只有三只 以上是第一只 第二只乃秦始皇所杀 但秦始皇没有黄帝的功业 所以这只夔的皮做成的鼓就没那么神奇了。


“这东西不是只有三只么!!!而且怎么不在流波山上啊!!!”魏婴边跑边叫喊到


“我哪知道啊!怕不是某个人怕这最后一只又被杀了,特意藏这的!!”


(江月:阿嚏!)


“当务之急是想办法逃出去!”江澄保持着最后一分不把魏婴活埋的理智说道


“等等,前面那又是什么!?”


“管他是什么,看它能挡下不!”


“吼!”一只似狗的巨物猛地挡住了二人去路


《山海经·西山经》:又西三百里,曰阴山。浊浴之水出焉,而南流于番泽。其中多文贝,有兽焉,曰天狗,其状如狸而白首,其音如榴榴,可以御凶。古代天狗被视为很有能量的一种生物,古籍里老有,流传最广的当属“天狗吃日”,可见它的能量之大。


“江,江澄,这天狗,怎么和之前见过的不一样……”‘


“……不知道,不过看样子,应该是入魔了罢……”


“江澄。”魏婴忽低下头,说道


“嗯?”江澄正想着这魏婴又抽的什么风,怎么……


“走!”魏婴说罢一掌拍向江澄,将他送入一旁的石洞中,又封上一条禁制


“魏婴!!”江澄扑向禁制,可功力不及魏婴,竟是打不开


禁制外,天狗已然扑向了魏婴……


江澄已经不记得自己是怎么被带回去的,清醒时只见得满脸盛怒的江月


“出息了,说是禁地还积极的去。”江月声线清冷,江澄知道,这次江月,是真生气了


“对不起……魏婴呢?!”


江月嗤了一声,“你自己都还惊魂未定,就又想着找你的好师兄,老相好?”


“不,不是……”再怎么说他也救了我啊……江澄心想到


江月脸色稍缓和了些“他在隔壁的房间,已经包扎好了。”


“谢谢师尊!”


江澄立刻下床向外奔去


“唉……”江月望着江澄离去的身影,莫名觉得自己就像被抛弃的老父……不,老母亲一样,“男大不中留啊……不过被自家人(猪)拱了也不算亏。”


————————————————————

[隔壁房间]

“魏婴!”江澄直奔向床上的魏婴


“阿澄~来给师兄抱抱~”


江澄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应呵到:“受伤了还不安分,逞什么能啊。”


“嘻嘻,为你,万死不辞!”魏婴笑弄到


“死开!”江澄也被哄乐了,“不过,你的伤势怎么样?”


“水姐帮我治疗过啦!已经差不多了,只是……”


“只是?”


“留了疤……”魏婴说着挑开了里衣,胸口上赫然是三道狰狞的爪痕!


“你……”江澄又愧疚了起来,若非自己,魏婴也不会……


“唉!江澄,没事,疤痕是男人的勋章嘛!”魏婴看透了江澄的心事,打趣到


“你还真是……”


————————————————————

[二人休养好后]

“伤是好了,但这事不能就这么过去了。”江月坐在堂椅上,喝着茶幽说。


“魏婴,你不听诫告,私闯禁地,应罚。”


二人跪在厅堂中,低头不语。


“弟子知错。”


“嗯,领鞭三十三道。”


听到这,江澄猛地抬头,出声道“师尊!魏婴虽有错在先,但罪不至此,且弟子亦有知错共犯之罪,望师尊……”


“江澄。”江月打断道,“你们相互体谅我也理解,但这三十三鞭还应着其他东西,减是不可,受是必须的,但可由你们自行分配。”


“多谢师尊,那,我一人承三十二鞭,魏婴一鞭。”江澄沉声到


“江澄!”魏婴也急了,喊到


“魏婴,你又想做英雄么,这次,我偏不应你。”


魏婴还想说什么,却被打断了……

———————————————————————

[戒思堂内]


“嘶……”戒鞭似蛇般的舞动,留下一道道黑色的残影,打在肉体上一声声回响,任谁都有些不忍,可江月仍只是平静地喝茶,不去看二人铁青的脸色。


三十三鞭挥下的时间不长,却让人觉得漫长无比。


刑后,二人养伤时


“你不是说勋章么,现在我也有了,还比你多呢……”


“干嘛在这种事上较劲……”


从那时起,魏婴便在心中默默立誓,今后,哪怕自己身死魂烟散,也定要护江澄一生长安周全。






羡澄 救赎

♠一个临时脑洞,预计一发完,,吧,,

♣人设非常OOC,具体自己去前文,别来评论区

♥自卑(?)羡ⅹ渣(?)澄

♦一个没有结局的结局

————————————————

江澄觉得自己好像陷入了一个泥沼。


江澄是一只已经毕业的高三狗,刚高考完于是决定去浪一把。


然后他就默默被拖入了“楚肝香”(……)的坑里一去不复返了。


又默默地进了传说中妖号最多的门派——云梦,为妖号大军又添一枚势力。


至于为什么,当然是因为云梦的脸好看吖!!双性恋+颜狗澄如实说()


江澄的酒量不好,却出奇的爱酒,又对星空明月有一种莫名的执念,于是便果断地奔向了那个改变他人生路的服务器——对酒行  星汉灿烂。


整日面对着各种秀恩爱的情缘缘,江·单身狗·澄表示老子也要情缘缘!!!冲到世界里一声吼,本来没报什么希望的,不曾想五分钟后便有人找了上来。


“小姐姐,有情缘了咩?”江澄看着面前的武当妹子,想着这游戏是真的基,连自己第一任情缘都是个女的?

“没有吖”江澄想了想,还是敲下了几个字。


“那太好了!这里有一只七千修为的暗仔,要不要试试!”结尾还有一个微笑的表情


七千修为?算高还是低?好像比自己高来着?算了,管他呢,至少是个男的(阿澄吖……虽说你是个女号,但怎么说你本体还是个男孩子呐……)


“他比较高冷,不过男人嘛,刚开始都是这样的~”


可我也是个男的,我对你也不高冷啊,江澄默默地吐槽了一句


“嗯,,大概吧,,”


“他声音很好听的,加油!”


“你俩聊会儿,我先去挖矿啦,灰灰~”


“挥挥~”


刚点下发送,那只未曾露面的暗仔就发来了消息


“难道就要这么一直尴尬下去,,?”


“呃,,抱歉,我不大擅长交际。”


“没事,我也是。”


俩人就这么尬聊了起来,明明是尬聊,气氛却又莫名的合适。


正当江澄翻着白眼,认为对面直男实锤无误


“那么,你看得上我么?”


“当然啦,你看得上我就行。”老子TM连你人都没见着,看上个鬼啊看


魏婴觉得自己这次装直男装对了,居然遇上了个这么可爱的妹子


“不过还有个事”


“就是我的情缘和师父是绑在一起的。”


“那,,拜师,,?”江澄真心觉得这人真麻烦


“我有师父了。”


江澄又愣住了,这人是来耍他玩的么???


“也不好解,还能拿奖励”


“没事,能和你在一起就行。”若是以往,这种情况江澄早走人了,他一向是高傲的,就连分个手都一定得他提,要是对方先提,江澄非把那人整一顿才好,


以前遇了一个渣男,分手了江澄直接把那人讽刺的精神崩溃,回家休养了一周才又出来,结果刚出来,江澄就领着新任小奶哥出来秀了一波,又讽刺说怎么精神那么脆弱,这下,渣男周围的人不服气了,渣男的妺妹便直接向小奶狗“揭穿”了江澄的本质,江澄笑着承认了,结果小奶狗点了点头,直接又跟着江澄走了,生生让那几人雷得拄在原地,说白了,都是一脸吃了苍蝇,而那苍蝇还刚从厕所出来那种感觉


那小奶狗倒真不是个托儿,但不得不说,江澄便如同小说中的主角似的,他长相随母,却不显柔弱的女气,反倒有一种冰冷高傲的气场,性子虽任性,却又对人,对自己有利或讨自己喜欢的“自己人”,江澄一向是不掩自己的关心与温柔的,可一对外,便是一副冷冰冰的模样,若是有人调侃他这事儿,又能见着他隐藏的傲娇属性,令人喜欢的紧


这次,鬼使神差的,他放下台面,向对方示好,是以住从未有过的


“我这个人,比较怪,对于网恋,我是用真感情的。”


“我也是啊。”江澄这说的其实也算实话,都说薄唇亦薄情,放江澄身上也是应验,但是旁人却不知道,与其说是薄情,说是未用情倒更贴切些,他不常动情,动情全凭缘分——或者叫他的第六感,一用情则至深。


后来,俩人渐渐熟络了起来,“无羡”总爱说些荤话去逗弄“晚吟”,本是身经百战的江澄却总被对面的“直男”撩到脸红,他竟是动了情了。


再后来,他向魏婴坦白了自己的真实性别,不料魏婴却说早看出来了,他并不介意江澄的性别,只因他是“晚吟”。

————————————————————

Fⅰn

没了,是的,完了,这是一个开放性结局,余下随你们,可以随个人喜好在评论区补充


全篇文都是由我的亲身经历改编,但这个故事并没有完结,所以我也不知道它会有一个怎样的结局


其实本来是江澄性转的,但出于我个人的私心,依旧是男生,所以有的地方比较怪异,望谅解


自介(大概

大部分时候不大合群的娃子

比较精分,多为温润略沙雕,但是踩着底线就秒为暴躁老哥

ky我会锤爆你的狗头

圈子广,雷点少

目前在的坑,,羡澄,黑塔(主米英极东偏耀菊),黎明杀机,楚留香,剑三(主唐毒),黑白来看守所(这个比较杂食,主一十五),阴阳师(主酒茨狗崽),凹凸(主雷安)三叔的文(启红瓶邪之类)各类原耽偏长篇(相爱相杀),哪吒之魔童降世(主藕饼)及近年大多优秀动漫电影电视,沉迷伪音和出c

脑洞其大且奇葩,经常会把被作者亲妈抛弃的崽崽捡回来,花式宠,宠上天的那种

所有文,任何圈子的文,全部都是有联系的,个别还会有彩蛋啥的

更新随缘,目前主更羡澄原创中长篇《劫》及各种番外小短篇和脑洞

有很多不足之处希望大家多多指出,废话比较多但欢迎催更评论谢谢~

希望大家一起让圈子变得更好!!!⁽⁽ଘ( ˊᵕˋ )ଓ⁾⁾

羡澄 劫(十一)

本来就难受还尼玛差点昏倒在医院(淦)

—————————————————————

江澄真心觉得自己一个头两个大,“那,正主他们。。?”


“那你们不用管,我都搞定了。”江月玩着头发,心不在焉的答道。“哦,对了,你们家那两。。”

“等等,谁!?”


本来神游的魏婴跟打了鸡血似的突然站起吼道

“woc了,你吼辣么大声干什么啊!!”江月一脸崩溃的吼了回去。


“混世魔王啊。。。我和澄澄的二人世界。。”魏婴一边哀嚎着边往江澄身上扑,成功激起江澄一身鸡皮疙瘩和一个附赠的暴击。


“你还好意思说!?”江月咬牙切齿的说,“老大生的时候你他妈人都不知道在哪,老二刚生下来你看都不看直接扔进灵胚里就冲进去抱着阿澄哭天喊地,娃你压根没带过,唯几次给你带,你干嘛?喂人家女儿红拌辣椒酱??酒池是这么的么??我都想抽死你!”

这下魏婴不出声了,干脆卧在江澄怀里哼哼唧唧了起来


啧,江月这会是彻底对魏婴绝望了,不过也好,照他现在的性子,应是一时半会儿察觉不到事情吧


有些事,我们来担下就好了


“呃,差不多该走了吧。”沉默已久的江澄终于开了口


“还有呢,”江月似是想到了什么,顿了顿又继续说道:“虽说我只是个NPC的存在,但也还是有点私人的小礼物的。”说话间又召出一个似黑洞。。的不明物体,将手伸进去使劲捞了捞,抓出一个黑乎乎的块状物便直接砸到了羡澄二人身上


“这是。。阴虎符!?”江澄伸手接住后惊道


“是阴兵符。”江月纠正道,“就地府那东西,这个是我特意改过的,可以直接唤阴兵,以及和一些判官阎罗直接谈话之类的。”


“嗯,差不多就这样。”江月说着猛挥了下手


然后,前双杰今神兽的二位华丽丽的摔到了床上


脸向下的那种


江澄心想总比直接摔地上强


等等?他怎么就有点适应这种随手丢人的手法了!!


果然那事还能提升人适应能力啊。。


正在江澄进行脑内风暴时,魏婴又悄悄地握上了江澄的手,轻车熟路的探进那五指,不由轻笑一声,自家媳妇怎么连发呆都那么可爱!

————————————————————

今天依旧短小呢,

太赶进度导致自己完全忘了咋写(我是傻X么。。)


记~梗

先说好不写

狼人杀设

羡狼人(超A的那种

澄预言家,正好点了羡,羡也知道,然后威胁澄和他谈恋爱,不然就杀了所有人,莫玄羽是蠢蛋,预言澄是狼,魏霸气护妻,然后呢,澄也渐渐开始动心,最终以命相阻才改变了团灭结局,全员出逃HE

其它角色看着办

要写留个名就行


羡澄 劫(十)

考虑到后期这个设定会有bug,干脆重修了

――――――――――――――――

厅堂中一时竟是鸦雀无声,蓝忘机那脸色白的都快和抹额融在一起了()莫玄羽紧咬着嘴唇,身子不住地抖动着,竟是连反驳也忘了。仙门百家“双眼瞪得像铜铃”。。魏无羡站在高台上,耻高气扬的样子好似年少的金孔雀,果然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啊。

江澄在一旁似笑非笑的摸着指上的紫电,没人注意到,一旁阴影中,脸色异常的江月。

――――――――――――――――

[江月视角]

一名面容与之极其相似的女人正趴在她身上

“承认吧,你早已动摇了。”

“。。。”

“江澄与你多像哪,比阿天阿滐还像。”

“不。。”

“他将自己困在这个地方,困在那个已经覆灭的莲花坞,那个,已经死去多年的,          

魏婴。”

“而你也是一样,总在骗自己已经走出了当年,已经接受了很多人,不是吗?”

“给我滚!!!”

猛得睁眼,仍在厅堂中。

――――――――――――――――

“怎么了?”

江澄转身问道。

“。。无事,走吧。”

“走……唉等等!!!我还没准备去。。”

一阵天旋地转后。

“卧槽了!你们下次跳穿前能不能说一声!”魏无羡一脸生无可恋地趴在地上,但好歹护往了他魅惑众生(划)英俊逍洒(再划)风流倜傥(。。)总之挺帅的脸(啧)

“习惯就好,以后都不说。”

“我还没怼够呢!那对狗男男!”

“。。江澄你呢?”

“咳咳,”江澄有些尴尬的转过身去“其实我也。。嗯,那个。。”

江月无奈的翻了个白眼,江宗主你人设已经崩成一堆粉了你造么???

“嗯,所以现在是到现代了?来干嘛?”魏无羡终于艰难地从地上爬了起来。

“哦,忘了解释了,这次呢,你们的身份分别是云梦江氏公司的总裁和副总裁,嗯,还有个兴趣类的副业,歌手演员兼主播。”

“那么忙的吗?我不要!”魏无羡干脆耍起了脾气

“唉~知道,所以呢,公司的事我会在幕后安排好,至于副业前两个没什么存感,顶多你们无聊了开个直播秀个恩爱啥的。”

“我们俩关系公开了!?”魏无羡注意力压根只在“秀恩爱”三个字上。

“等等,既然这么闲,没别的事?”还是江澄找到了重点。

“当然有事啦,国安部一组三组组长~”

果然,江澄扶额,莫名觉得自己简直嘴贱

“。。这又是啥?”魏无羡问道

“简单来说,就是国内所有灵异事件,什么僵尸啊,闹鬼啊,妖魔啊,都是扔给你们处理。”

“其他组长呢?我是三组,魏婴是一组对吧。”

“是的呢,厌离和孔雀还没死,他们便是其中之二,但你们也不是姐弟关系,毕竟你们连人都不是。”

“那又是什么?神鬼妖魔?魑魅魍魉?”

“不,阿澄你是青鸟一族,阿羡是坠入魔道的化龙一脉,现在该叫冥龙了,你们私下关系是公开的,厌离是朱雀的,孔雀。。就是孔雀(明王)家,蓝家双璧是青龙,聂怀桑是玄武中的那个龟脉,他哥是蛇脉,厌离是二组,孔雀四组,蓝大蓝二五组六组,聂家老大七组,他弟八组,我是部长,但你们的事我基本不干涉,说白了我就一发任务,提供情报的NPC,大概就是这样。”江月摊了摊手,顺手还把头发扎成了黑色的马尾。

――――――――――――――――――

场景换的莫名其妙而又捽不及防2333
——————————————————
魏婴:所以前几个设定有什么意义???

江月:……

江澄:其实感觉莫名有点……熟悉?

菊某人:没错!我的恶趣味!霸道总裁与他的娇妻霸总!不服?那又怎样,略略略略略略

三人:和善白微笑:)

羡澄 劫(我 评 我 自 己)

因为我是第一次写长篇,在表达上不太好,导致看着云里雾里的。。so,这篇就出来了。。

一、关于OOC

在我的文中,角色人设往往会与原作大相径庭,因为我对于这类作品,大多数都是只粉剧情角色及CP,对于作者关注较少,有的甚至只粉角色CP,在我的文里,ta并非原作的ta,而是在我眼中,我所希望的,认为的ta,所以会有大量OOC,文中人不是原作者的那个,而是独属于我的。

二、羡澄现在的关系

接上,在这个世界中,羡澄在一起的时间很久,久到连他们自己都忘了是多久。他们从亲情友情混来的关系升华到“朋友之上,恋人未满”的时间并不长,但是在后者上卡了太长时间,因此他们在这极长的时间段里养成了一个习惯:容忍他,守护他,将他的优点无限放大,将他的缺点去看作优点。这个习惯甚至随时间深入到了灵魂之中。但是,因为魏无羡是一个非常偏执且易疑的人,举个例子,亲情上,他真的认可我是他的家人吗?友情上,他真的信任我吗?爱情上,他真的爱我吗?诸如此类旁人看来神经质的猜疑,他不希望自己的爱人对自己有所隐瞒,但江澄有了,而且显然,他不愿告诉自己,所以就有了前文那种莫名其妙的场面,至于江澄到底在瞒什么,不说,说了就剧透了()

三、关于江月

这个月和那个阳是一对,挺中二和玛丽苏对吧,但江月和阳及其他三人(还有二人未出场)共五人是这个世界中构造的最基础,戏份不是最多但都关于主线发展,而且月阳两人关系与羡澄相像但更为复杂,两人有孩子(俩,羡澄也有)但是没有经过磨合期,且性格差异更大,而且月可以算是我在全文中构思最久的人物,她的经历不是最惨烈的,但是却最多和久,这些后文会慢慢引出,回忆章只属于一个半填坑半铺垫的东西,没有固定顺序,不要求一定要看,而且其实怪乱的

四、后续

再几章应该会突然现代Pa

五、补充

不清楚的地方请指出,我会进行适当修正,接受建议但拒绝一切人身攻击及辱骂言论,拒绝ky


羡澄 记梗

预留在《劫》里的~相关~

之前在B站听小公举的《神之将至》时突发想的

莫名觉得PV里八歧莫名熟悉

仔细一想挺像魏哥

果断带入~

大概就是在围剿后魏哥卡在了冥界入口

然后遇见了大蛇,再然后他俩协商了一下(别问我他们怎么协商的。。。)

魏哥帮大蛇在人间塑身,大蛇借他力量送他回人间(以灵体)一年后魏哥就回来找了澄澄,然后原著走向全是两人演的(影帝澄上线)观音庙里人走完后澄哥直接微笑站起,然后在忘莫婚宴上砸场子,灵体化实,结局么八歧去找晴明Sama~羡澄结婚洞房He

(莫有羡的记忆是因为万能的分魂)


原忘羡现羡澄的16年老读者表示无奈。。不是黑。。只是。。觉得有点。。委屈。。

羡澄 (劫 回忆章二)当520贺吧

520是情人节,

也是羡澄长子的生日,

这本该是双喜临门

但实则不然。

――――――――――――――――

[数年前]

“魏无羡!”一名女子驻立于桌前,手中一封书信已被捏得变了形。

江澄安静地躺在一边的床上,不知是醒着还是睡了。

“。。。给我把他找回来。”

“可是。。陛下。。”

“我他妈让你把魏无羡这个混小子找回来,你没听见吗!还是我已经连你们都使不成了!?”

“是,是。。。”一旁的似宫人的人胆怯地退下

女子揉了揉眉心,可眼间的怒意却丝毫未减。

“怎么了?发这么大火。”一个眉目间流露着温情与宠溺的男子缓缓走进了厅中。

“呵,还不是你那好徒弟的事。”

“他不也是你徒弟?你还是正位呢。”

“。。江澄,偷吃了药房里的孕灵丹。”(这里借用《化龙记》)

“嗯,然后?”

“。。。他吃的是我改良过的,现在的那东西,吃下去直接改良成可孕体质,还是永久的那种。”

男子不再接话,似是在等下文。

“吃了就吃了吧,可他们又偏偏刚从一个关于ABO的世界回来,要是怀了,孩子他爸要守着。”

“但现在,孩子他妈有了,他爸跑了,说想去冥界和蓬阁岛试炼”

后几句话简直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

“陛下。。。”

先前那宫人也回来了

“魏公子。。他,他偷了玉牌。。现在我们也找不到。。”

“。。。”

“废物。”

女子似是气极了,反倒仰头笑了起来

“好啊,翅膀硬了啊,我等你回来跪着认错”

说着,女子却又顿了顿

“不过,怕是愧疚地拉都拉不起来吧。。”